一个科技工作者的良心


一点引子

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信息社会,每天世界都不断地衍生和淘汰各种各样的信息,而我们都会从中获利或者受损。信息的发达,使得我们在北京也能订上大理靠近洱海的房间;在大理度假时,也能让北京工作室的同行处理客户棘手的需求,同时也在网上预购了7月底飞巴黎的机票。

我们在享受信息提供便利的同时,也在利用这些信息为自己谋取利益,这些人中尤其以科技工作者为主。通常,我们称之为信息的不平等性。由于信息实在是太繁多,而每个人的认知都是有限,所以就势必造成我们在某一方面是强者,而在另一方面是弱者。

你是一枚刚入行的新手,去古玉市场淘宝,大多数店家都会利用你不懂行这个,而把价格高昂但劣质的东西卖给你;你也投身于P2P市场,但没赚到钱反倒血本无归;你为在哪租房担忧,听信了中介的胡言,交着昂贵的房租却忍受着每过10分钟的地铁冗杂声。

于是,我们渴望着一个信息平台,能够让我们很平等地了解更多,能够熟悉投资风险,有稳妥的行事依据。这样的平台应运而生,比如「58同城」,「去哪儿旅游」,还有「百度」。我们寄希望于这样的信息平台,能让我们租好房,安心旅游,通揽社会前沿资讯,理解晦涩的数学公司,而有些人甚至将生还的希望寄放在这个平台之上。


关于魏则西

这就是今天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,魏则西,一个已经过世的青年。一个曾将生还的一些生机放在百度的搜索结果上,并筹措巨款进行治疗,最后被骗,并最终离世的一个青年。

被查出患有“滑膜肉瘤”这种罕见病的大学生魏则西,辗转多家医院,病情不见好转。后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,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后,仍不幸去世。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撰文,详述此次经过,并称这种生物免疫疗法,在国外早已因为“效率太低”而被淘汰了。据报道,该院也并没有如宣传中那样,与斯坦福医学院有合作。

4月12号

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,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,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,希望大家关爱生命,热爱生活。


严厉批判

利用平台性,为自己谋求利益这本是正常的商业行为,这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广告,广告收入也曾占到了Google收入的80%以上。而广告本身是否有危害,这很难评述,大明星代言的广告坑害消费者的事情也时有发生。针对这种做法,Google 更多地倾向于「不作恶」,不做恶劣的事情,而百度的竞价排名,即便在生死攸关的地方,也成了「百毒」的谋利战场。我分别在百度和google上面搜索 痔疮(因为我现在坐立不安),百度前几个都是广告,而Google则是正常的显示结果。

QQ20160501-1@2x.png QQ20160501-0@2x.png

百度在「卖血友病吧」这事曝光之后的没几天,青年则西的事情又开始拷问百度的良知。在事发没有多久,百度公关开始发布声明,宣称「滑膜肉瘤」魏则西就医的这家医院证件齐全。一个简单的证件齐全就可以解决问题吗?难道百度真的不知道 莆田系 很多科室承保的事情?一个证件齐全就可以在这样人命关天的地方,竞价排名,不管这个地方是否会把患者最后一丝希望给抹杀掉?

几年前,父亲住院的一段时间后,隔壁床位住进来一位肝癌患者,病情已经到了不可换回的地步,在医生的劝诫下,病人家属选择回家享受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节。当时我觉得很残忍,作为医生不应该用尽全力去拯救吗?现在看来,当时这位刚来实习的医生,做了一件善良的事情。现代医学依然是否落后,很多病情无法回天,在这样的情况下安静地享受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,反倒是一件仁慈的事情。而「滑膜肉瘤」所在的这家医院,宣称用了斯坦福的技术,国家专利等等,耗尽了则西一家所有的钱财,则西也在这场等待中消耗尽了自己的生命。

再来看看百度的回应,一个「亲,谢谢你的反馈」!!! baidu_response.jpg

设想下,如果生病的是我们的家属?我们作何感受?


科技工作者的一点良知

平台作为综合信息的载体,对于许多人的意义非常重大,可能不经意的一条信息就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。在信息难以自动甄别的情况下,别将广告放在那些生死攸关的地方,这是对于人最原始,最起码的尊重。

科技从业者,因为受众众多,面向的用户可能都是成千上万,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都能涵盖很多人群。在起初我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,心里面想的就是通过我的一点能力,帮助更多的人,如果要获取利益,也得是正经的利益。这也是我开这个公众号的原因,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,也算是在被这个社会艹得七荤八素之下,剩下的一点良心。

也希望各位同仁,或者碰巧看到这篇文章的人,「不作恶」。

若有来生,那时请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,回报今生的一切。若有天堂,愿无病痛的折磨,我在那里护佑着所爱我的人。若死后是永恒的寂灭,我也没有痛苦,希望我的存在,给所有爱我的人留下的是快乐,幸福与力量,而不是痛苦与哀愁。 – – 魏则西

Published: May 01 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