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薄《你的灯还亮着吗?》

本文链接:http://woaitqs.github.io/logic/2015/01/05/how-to-solve-problem/

如何解决问题

问题太多了,实在太多了。

这是大多数项目开发里面遇到的情形,好不容易翻山越岭地解决了一个Bug,结果冒出另一连串Bug(不要和我谈OO,GOF这些的)。不只是项目里面,人生简直就是用来和问题搏斗的,打完一个小问题Boss,迎面的而来是大问题Boss。

如果所有问题都有一套解决方案来应对,这个世界会幸福好多。可这是妄想,问题太复杂,根本不可能完全解决,也不会有一个通用的方案(各位读者不要按「Ctrl+W」)。

近来略微闲下来,也仔细想想「问题」这个复杂的问题。得出一些有意思的看法,和大家分享。

问题是什么
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,春来花自青,秋至叶飘零,无穷般若心自在,语默动静以自然。

问题是「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差异」的心理学定义

问题真的只是一种「心理学定义」,你觉得这是问题,那么它就是问题,你不觉得他是问题,那么它就不是问题。听起来挺玄乎的,可这就是一个感受问题。隔壁搬砖王老五早起发现自己的波斯猫丢了,吓得下巴掉到了地上,你却不屑地走过,“这个死娘炮”!王老五的问题对你而言就不是问题。 问题也是一种差距,理想情况下你是王思聪,所以买房,泡妞,放浪形骸这些都不是问题,可你现实里面只是一个上班的白领,所以买房,泡妞,放浪形骸这些都是你要面对的问题。

理解了这个过后,可以适当地调节下自己的心理预期,好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。不去想明天双色球就中个超级大奖,那么就不会把当下的两张彩票当做问题了。这些问题都是佛说的「妄念」

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什么


除去妄念,剩下来的都是实实在在的「问题」。这些围绕在身边,让人心里有落差的烦心事到底是什么?

想要很好地定义一个问题,这几乎是办不到的事情,所以我没法回答副标题里面的问题「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什么?」这里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事情来说明一下。写程序时,避免不了Bug的出现,解决Bug常是让程序员头痛的问题。有一个Android项目里面需要使用Blur的效果,于是在Github上搬砖下来一个BlurImage项目的例子,顺利地完成了产品狗的需求,Blur效果上线后,问题接踵而至,OutOfMemory Exception总是时不时地可以在堆栈里面发现。「如何避免OutOfMemory?」就成了一个挡在眼前的问题。在发现CP妹纸配的图片里面有2张是1024*456后,当时就怒了,“你难道不懂Android的内存很局限吗?”,想当然地以为问题是「CP如何保证图片大小合适?」。问题过了一段时间后,OutOfMemory真的减少了不少,更加确认了问题就是「CP如何保证图片大小合适?」。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才知道真实的问题是「运维这边的Bug导致图片的压缩服务没Work」,运维修复这个bug后,OutOfMemory自然而然就少了,当然也许事实还不一定是这样的。

即使问题已经解决,你依然无法确认问题的定义是否正确。
定义问题是很困难的事情,但别停下寻找真相的脚步。特别是Programmer,对于真相的探求是进步的阶梯,而且这关乎我们的职业道德。

问题一定与人有关的,只与物相关的那叫客观规律。而问题对于不同人而言又不是相同的,因而这里要将「问题是什么」,定义为「我们的问题是什么?」。公司最近开始运营班车,而某些职员住的比较远,从班车运营的费用而言,对这些部分员工专门开通班车是不太现实的。这个时候对于公司和职员而言问题就是不一样的。公司的问题是「如何设计合理的线路,让这些住的远的人在合适的地点搭上其他班车?」,职员的问题则是「如何住得近点?」

每个人的问题都不一样,但我们可以换位思考。

这样看来,我们需要重视解决的主要还是「第一印象」?问题追溯起来,可能太负责,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需要针对这「第一印象」提出解决方法。

怎么解决问题?

在心惊胆战地尝试定义问题后,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了?没有统一的公式来应对,但可以提供一些角度来思考日常问题的解决。首先问问自己是否需要解决这个问题,谁来解决这个问题?

谁来解决问题?

某班级由11个学生组成,他们每周三下午上3小时课,讨论问题的解决方法,而且老师是个聪明人。尽管12个人中有11个不抽烟,剩下的那个人却有严重的雪茄瘾,这让大家错愕不已。教室很小,通风不畅。那位学生的雪茄烟虽然廉价,但烟雾扩散得非常快。第一次上课时,刚上完第一节课,烟气就已经布满了整个空间,只有最矮的学生幸免于难,几个高个子的脸都已经变绿了。而吸烟的同学还在一脸幸福地吞云吐雾,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任何问题。老师是个问题解决者,在他看来,显然出现了问题,或者说问题很快会出现。

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按照一般的思路下去,大抵的解决方案是“开掉抽雪茄的学生?”。显然一般思路下去,我们会按照老师的角度做下去,提出类似于惩罚抽雪茄学生的方法。思考下「谁来解决这个问题?」。也许更好的方案应该有那些参与的学生来提出。事实上,最后的解决方案是 – “抽雪茄的同学是因为和同学之间无交集,无聊才抽烟的。于是大家决定,每天有一个同学带零食给大家吃,边吃边分享,大家团结过后,自然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”。

在寻找方法来解决问题时,切记提醒自己,「有没有更合适的问题解决者」?

需要解决吗?

不需要把力气都放在与世界为敌?那样太累。 有些事情,可能不需要解决,就像没必要拼上老命去当个公务员。在职场里面,潜下心来思考下老板让你做这个事情是为了什么?以前就听说过一个例子,老周是一个很牛的员工,但是他所在的公司又没有适合他的岗位,所以公司就给他开了较高的薪水让他去完成一些复杂的事务,其实老板和老周都知道,这些事情没必要解决。生命太宝贵了,就只一次,那些没必要的问题真没必要去解决。

发现问题的所在

解决问题难,「提前发现问题更难」。三国演义里面的蒋干(事实上是一个有名的才子)自以为成功说服周瑜,可实际问题是「他被骗了」。我们往往醉心于解决了某某问题,却忽略了可能带来的问题,热衷于线程带来方便,忽视了程序的碎片化。当发现问题后,问题往往可以得到解决,在覆水难收之前发现问题才是最难的。

看看你对问题的理解,如果想不出至少3个可能有出错的地方,你就没有真正理解这个问题。

似乎这样的难题没有有效的方法,但有两个建议。「常换位」和「常回顾」。

每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,总会发现不协调的地方。
我们在不断前行的路上,常回头看看,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。

怎么解决问题

具体到解决问题时,却没有什么可以可说的了,毕竟这是一个领域性极度耦合的事情。 个人有愚见,可以沿着这条思路一路下去:

```
    「需要解决吗?」 -》
    「谁来解决?」-》
    「不管和自己有没有关系,请尝试思考如果和自己有关系?」 -》
    「换个位置想想?」-》
    「解决问题」-》
    「回顾以上」
```

文档信息


迟桂花 -- 迟到的读后感

  有句很俗气的话,“最美的花总是最后开”。第一次见到这句话,我还不是一个标准的工科生,不能一语打破其中的逻辑错误。那是在中考的作文題上,我杜撰了一個“羸弱書生如何堅持鍛鍊,最後學校運動會奪魁的故事”,這個單薄的故事和今日看到的郁達夫的文章比,就相形見絀了。

  郁達夫是我鍾愛的作者之一,喜歡他不是因為文筆有多精彩,只是他的每篇文章都能在某些地方觸動我,讓我不能自拔,終於長籲一氣。郁達夫在《遲桂花》里寫到:

桂花开得愈迟愈好,因为开得迟,所以经得日子久。现在两位的结婚,比较起平常的结婚年龄来,似乎是觉得大一点了,但结婚结得迟,日子也一定经得久。

  進來事情繁多,人常打不起精神,連笑容都不如往常多了。除了公司的事情外,還得惦記著學習和考試,抽不出身,少於出門遊戲。很奇怪,這樣忙碌的生活,想發確也跟著多了起來。十一月十三日,過了遮天,按天朝律法,我可以結婚了。這時我22歲了,生活好過歹過也周旋了好些日子,磨出了成人模樣。

  天朝不知是怎么确定22周岁这个年龄的,是想這個階段的少年都已有寬厚得肩膀去扛著更多的人的生活?可至少我沒達到,甚至還差得遠,就像北方麵食到重慶小面的距離,可大抵我是想結婚了。想找個人好生過日子了,生活把我的肩膀往下壓著,我得找個人和我一起扛住,也許我只是累了。

  以前和我在一起的,有兩個女孩子,一個現在和我是朋友,一個隨風而去。第一個女朋友是婷,很怯事又很努力的菇涼,她就像炒花生,看上去特硬朗,你嚼著還很有味道。我像她心裡有大天地,大未來的人,可是總選擇最保險的方式,凡事最悲觀。她的努力程度出國本是很容易的事情,最後卻在本校保研,許這是極好的。她需要一個人來給她點盞燈,讓她能看清自己其實很棒,心裡的大未來都會實現。可惜那時,我什麼都不懂,除了送了一盒巧克力,散了幾次步,沒能照亮她,我連一根火柴都沒有。我們在短暫地相遇后分開了,現在是朋友。

  另一個女孩,我想有好多號要說,有好多苦要訴,很多回憶要拉扯。可越是這樣,就越難以說出什麼所以。她教會我做一個稱職的愛人,也帶給我無數的痛苦,她是天使也是惡魔,她是夏天也是嚴冬,她屬於過去,也只是過去。

  珍惜现在的女孩子,好好等着。而我是想結婚了,但還有一段路才能走向殿堂。現在到結婚的這段時候,我會經歷年歲的考驗,然後會是有責任,有能力去把握和呵護感情,等桂花開。

  桂花性喜温暖,湿润,一般中秋前後開花,花香沁鼻,可佐茶入藥。遲桂花常見于山陵,經冬后花香更濃郁。

贫穷能教会你什么?

不算好过的小时候

小时候日子真不算太好过,算半个颠沛流离的人,东来西往(湖北-重庆)的。我出生在湖北公安,隶属于荆州的一个小县城,破旧繁杂的典型性村镇,就好像多年后我再回到故乡,还觉得是当年的哪些模样。出生的那几年,村里闹血吸虫,很多人死去,索性我能躲过一劫。父亲在村里经营一个酒厂,收益不是很好,母亲也就回到万州另谋营生。后来听老一辈的人讲,父亲常喝酒,喝得很醉,然后教我数学,现在我的数学符号多半是东倒西歪的,有些酒的风骨在。

9年后,在一个雨夜父亲和我一起坐床到了万州。在到万州前我对很多事情印象不是很深,而在次之后大部分事情都隐隐有印象了。问过一个学心理的同学,他说人在经历变动或者其他什么重大事情后才开始慢慢记事,挺有道理的。那天雨下的很大,大到我觉得快有洪水到来了,母亲抱着我在哭,和外面的雨水很像,而我和母亲还不熟只是觉得很奇怪。

在某小学上课的日子,我记得很清楚,某些同学的名字我还记得,虽然毕业后就不再记得。我是属于受欺负的那一类,受人排挤和愚弄,没有太抑郁是想我的聪明才智足以蔑视这一切。印象最深的事情确实我莫名其妙地跟着一帮同学来看一场比赛,黄色衣服的人和红色衣服的人围着一个球提来提前,周围的人也在叫也在吼,那时我知道了两件事情,电视世界杯(中国对巴西 0-4 惨败)。电视是个好东西,而且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长跑到其他人家门口看电视(直到初中家里才有一个电视,还用了8年时间),是个武侠剧。对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,某年除夕,邻居家的小孩用冲天炮放烟火,映得天空通红通红,我一直朝着天空看着,一直安静地看着。

贫穷毁了你?

童年是过得不算好,真算贫瘠吧。贫穷教会我什么?还是毁了我?

  • 物质。你越缺少什么,这种东西就越可能毁了你。那年头没有电视机,到初中后有了第一台电视,以后初中的每一个周末我都是在电视机旁度过的。电视的内容是重复且无味的,可就是放不下,好像刻在你骨子里的样子。同样比如金钱,你越缺钱就可能越像要钱,这样循环下去,吝啬的你就大抵有了样子,花每一分钱都需要想好几分钟,在几百块的工资和更大的发展空间前也要犹豫半天。那是生下来,拿不走的对穷困日子的恐惧。我母亲会督促我多赚钱,让我在赚钱和上课之间选,她们会选择上课,但也喜欢我多赚钱(即使她们知道这会很累)。贫瘠没有尊严的生活在这个时候会丧失理智,以后都很难摆脱物质。

  • 远见。比起物质,这更可能毁了你。我们有更多事情需要考虑,有更多东西需要周旋。比起高富帅,白富美,我们活着就是很大的努力了。我们没有足够的机会去接触世界,感受脉搏性的东西,很容易短见,看不清世界的走势。为了几颗白菜,确丢失了大片森林,这些终于会毁掉人。好些人没有读多少书,就远去其他地方打工,不管往后日子怎样,能赚多少钱,他们中真的很多人不会为改变这世界,成就多大的未来。远见这东西,在没物质的年代,只有父母能帮你了。

  • 心态。心态,畸形的心态。我们迫切渴望,我们迫切努力,我们奋斗,我们哭泣,最后找不到自己。即使明白名利对生活不是最重要,我们更可能为了这些放弃很多去拼去冲,不管多大代价。听上去,好像是很好的事情,只是你仔细想想,你丢了更多东西。我们看不到摄入眼睛的月光,听不到吹过耳畔的风。

那么完蛋了吗?

不,我有足以生活的物质,有立足未来的父亲,有可以依赖和信赖的心态。 仅以此文,献给我的父亲和我自己,感谢贫穷日子里,给我一盏灯。

十一坐下来喝杯茶

云南-丽江-大理

开始并没有很好的计划,就随公司来到丽江。丽江起初的印象有些破烂,就像锈蚀掉的铁的颜色。大巴是一路沿着青石路走,路上有些颠婆,有些小雨。在云南这样的地方没点小雨你会觉得来错了地方。

此时我在大理的才村码头,对面是洱海,安静时能听到水击打岸边的生意。还能看到月亮,不是很圆,但很美,要有个长焦镜头就惬意了,将月亮拉近到眼前,看看到底洱海的月亮为何如此明亮。知道仓山有多大吗?在半夜前是看不到月亮的,因而苍山挡住了视线,只有在午夜后,视线里才会慢悠悠地升起moon。

现在我坐在房间的玻璃旁,能看到洱海,时间是2:15,而我在写文章,写些心思,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,没有就当写给自己听。

最近一段时间,不知道是不是忙碌,抑或是心理上的问题,我变得无法释放自己,无法让自己安稳,宁静,写代码也变成了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。意义变得模糊而平淡无趣。豌豆荚在一个活动中,讲到十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模样,还会坚持当初的梦想吗?看着大屏幕上,180个或正经或无厘头的梦想,在你的面前一个个赤裸裸地展示时,眼角有些泪光。

在小时候,我在一张纸上写过很多很多梦想,想去巴黎,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,写了满满一页纸。现在这张纸还在抽屉的某个角落里被藏着,我也再没有翻动过它,害怕当初设立的目标会让现在的我觉得尴尬,无法面对。纸上有很多事情,渐渐地都已经完成了,比如厦门,丽江等,当然有些事情也许永远不会实现,比如荷兰。最害怕的是,你心里明白当初这张纸上只是想未来不会太寂寞,会有事情做,可他们不是我的梦想,不是我魂牵梦绕的梦想,可我的梦想在哪里?我不知道。我不了解我自己,不知道自己渴望的是什么?安定的生活?如同坐在这里的听涛观海的我?